女朋友用了你的信用卡、借呗、花呗,分手后谁来还?

guanbin 2022年2月18日14:27:39
评论

女朋友用了你的信用卡、借呗、花呗,分手后谁来还?

争议焦点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女方是否应该偿还使用男方的信用卡及借呗、花呗进行消费、支出而产生的费用问题。

女方使用男方的银行卡及支付宝的借呗、花呗进行消费,男方将密码告知女方,如若男方不同意女方消费完全可以采取措施阻止女方的消费行为,而男方采取了放任的态度,故视为男方对女方使用其银行卡及支付宝的借呗、花呗进行消费的行为予以认可。

男方主张其与女方于2018年7月分手,诉争款项是在2018年7月至2019年8月15日之间由女方自行消费而发生,对此,结合女方方所提供的证据,男方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成立,故对男方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诉讼请求

男方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

1、判令被告立即向原告偿还人民币128509.71元及其利息(利息按银行信用卡逾期还款利率计算至被告全部清偿之日止)。

2、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一审认定事实

原告男方与被告女方于2012年自由恋爱后,未经登记便在一起共同生活,期间,被告曾使用原告的银行卡及支付宝的花呗、借呗进行消费支出,被告于2019年8月15日将原告的银行卡还给原告

后经原告与被告多次沟通还款事宜未果,原告偿还了128218.74元。现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判如所请。在庭审中原告变更了诉讼请求,要求被告偿还128218.74元及利息。

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第一百零八条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对一方当事人为反驳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所主张的事实而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法律对待证事实所应达到的证明标准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本案中,首先,原、被告未经登记在一起共同生活,在双方共同生活过程中,被告使用原告的银行卡及支付宝的借呗、花呗进行消费,原告将密码告知被告,如若原告不同意被告消费,原告完全可以采取措施阻止被告的消费行为,而原告采取了放任的态度,故视为原告对被告使用其银行卡及支付宝的借呗、花呗进行消费的行为予以认可

其次,原告主张其与被告于2018年7月分手,诉争款项是在2018年7月至2019年8月15日之间由被告自行消费而发生,对此,结合被告方所提供的证据,原告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成立,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男方的诉讼请求。

上诉意见

男方上诉上诉理由:

一、被上诉人女方大额消费上诉人男方的信用卡及借呗、花呗是无争议的事实,女方承诺向男方还款也是无争议的事实,女方违背与男方的约定,在大额消费之后将128218.74元的债务让男方承担是不公平的。一审法院事实审理不清,导致判决错误,二审法院应依法改判。

首先,女方与男方分手之后,女方拿走男方的四张信用卡(光大银行、广发银行、平安银行、中信银行),进行大额的消费,因其用于自己消费,女方向男方承诺信用卡由其自行偿还,还清之后,再将信用卡还给男方。这在男方与女方2019年6月30日的微信聊天记录中有明确记载。2019年8月15日,女方告知将上述四张信用卡邮寄给男方。男方以为女方已经将信用卡偿还完毕,但事实是女方在大额消费之后无偿还能力,让男方背负十余万元的债务,无奈男方偿还了女方拖欠的四张信用卡及借呗、花呗共计128218.74元。且在女方将男方的信用卡邮寄回之后,女方也承诺要还钱,这在2019年9月26日的微信聊天记录中有记载。故女方与男方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是无争议的事实,根据《民法典》第七条“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的规定,女方应向男方支付128218.74元。

其次,女方不仅在与男方的微信聊天记录中有明确还款的约定。在其拿走男方的信用卡连同借呗、花呗大额消费使用的过程中,其边消费边偿还信用卡(有微信聊天记录及被告提供的证据证明女方偿还信用卡),这进一步证明女方是在履行偿还信用卡的约定,只是由于其长期高消费、购买奢侈品等让其负债居高难以偿还的情况下才违背约定,男方无奈将128218.74元偿还完毕。故女方应遵守诚实守信原则,向男方偿还128218.74元。

二、女方称其消费用于男方、女方二人是不存在的事实。一审法院认定男方对女方使用信用卡、支付宝借呗、花呗的行为予以认可是错误的,并导致适用法律错误,二审法院应依法改判。

首先,女方和男方在分手之前是共同生活过,但该笔款项男方并未主张,且对于女方自行消费部分女方已经偿还的,男方也未主张,男方主张的是女方拿走信用卡之后自行消费部分。

其次,女方在拿走信用卡之后自己边消费边还款,这一事实已经证明,其花销没有用于男方。女方的家乡在盘锦,男方在葫芦岛,二人已经分手,不可能用于双方的花销。

其三、男方的信用卡、花呗、借呗由女方设置密码,修改密码等,男方不知道女方如何花费,且女方在拿走信用卡之后称会把信用卡偿还完毕之后再还给男方,故男方是出于对女方的信任,才没有进行挂失。但并不能证明男方对女方的高额花销是一种认可。一审法院在判决中认定男方对女方使用信用卡、支付宝借呗、花呗的行为予以认可是错误的,二审法院应依法改判。

三、男方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信用卡还款记录、银行转账记录等证据,已经清晰的证明女方与男方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女方使用男方的信用卡、支付宝借呗、花呗进行高消费,令男方负债累累,生活困苦。一审法院判决驳回男方的诉讼请求,让男方承担128218.74元是不公平的,同时也助长年轻人没有能力负担却奢侈消费、看重金钱物质享受的不良风气。综上所述,一审法院的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二审法院应依法改判由女方向男方支付128218.74元。

女方辩称,一审认定的事实是,双方是在未登记结婚情况下一起生活,共同生活期间女方曾使用上诉人的卡进行消费,消费的目的是用于共同生活,消费的目的也是用于共同生活,且透支的主要消费用途是双方旅游,置办结婚物品,被上诉人在一审提交过关于结婚用品购置清单,购置清单的金额基本与上诉人起诉的金额相当,且所有的结婚用品包括车辆均在上诉人处,这些事实一审双方提交的证据均可证实。

被上诉人的观点认为上诉人的诉请不成立,一审判决也认定上诉人的诉请不成立,其关键点在于上诉人主张观点是被上诉人擅自持卡消费,这一观点违背了信用卡的使用规则和习惯,是不成立的,大家都清楚信用卡的使用每笔消费银行都会对持卡人进行微信通知,所以每笔消费上诉人都是知情的,如果上诉人不允许被上诉人消费的话,采取挂失、换密码、注销卡号都可以有效阻止他人使用,所以一审法院因此认定这是一个在上诉人认可允许的情况下才能完成的消费行为,所以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擅自消费在上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透支是不成立的。所以,根据信用卡的使用结合双方的恋爱关系,就是在双方恋爱期间共同消费、共同支出,所以一审判决正确,请求二审维持原判,驳回上诉。

二审判决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被上诉人是否应该偿还使用上诉人的信用卡及借呗、花呗进行消费、支出而产生的费用问题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于2012年自由恋爱后,二人一直在葫芦岛租房居住,未经登记便在一起共同生活。被上诉人使用上诉人的信用卡及借呗、花呗进行消费、支出的事实存在。上诉人称双方在2018年7月份分手,要求被上诉人偿还分手之后被上诉人使用上诉人的信用卡及借呗、花呗进行消费、支出费用。但上诉人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双方分手的时间。而被上诉人称双方2018年7月没有分手,还一同去青海旅游,2018年11月被上诉人还为上诉人还房贷,2019年2月过年期间双方还为结婚谈论事宜,被上诉人使用被上诉人的信用卡的花费是购买结婚用品。

且上诉人未提供上诉人为其出具借条、欠条等能够双方之间形成债权债务关系的有力证据。本案依据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被上诉人使用上诉人的信用卡及借呗、花呗进行消费、支出是借款还是双方共同生活的费用,故上诉人的观点无充分有力的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21)辽14民终2912号 裁判文书网

weinxin
江门国晖律所管斌微信
微信扫一扫
guanb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2月18日14:27:3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jmzwlvshi.com/384.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